楼 盘
出 售
出 租
商 家
图 库
新 闻
加入收藏
用户注册
用户登录
德清房产网手机版
  • 直 通 车升华地产 兴隆房地产 左右街房产
首页 >精彩网文> 正文

仙居少妇隐瞒婚姻和情人同居

来源:台州晚报作者:发布时间:2017-3-11点击:1351 人次

台州仙居人阿琴嫁,今年33岁。十年前,给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,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;十年后,她遇到了“真命天子”,于是隐瞒了自己的婚姻,甘心为他付出;如今,谎言被揭穿,情人远走他方,丈夫希望她回头,她不知道到底该如何选择。

父母之命的婚姻 看不到半点爱情的影子

十年前,我家里穷,父母催促我早点结婚,经媒人介绍,我认识了现在的丈夫阿勇(化名),阿勇说,我长得小巧玲珑,皮肤白净,小圆脸,笑起来眼睛弯弯的,很像他喜欢的明星陶虹,他很喜欢,他的家境不错,我们很快结了婚。

阿勇年长我5岁,人长得很矮小,岁月早早地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,不到30岁的人,长得颇似一个小老头,走在我身边,总是佝偻着腰,离我三步远,连我的手也不敢牵。

阿勇的性格懦弱,没有一点男子气概,在外遇到什么事,还需要我出面吆喝。

在家里,阿勇也不能做主。家里大事小情,全由婆婆一个人说了算,阿勇只会唯唯诺诺,言听计从,连带着我也不能反抗婆婆的权威。

幸好婆婆对我还算客气,我心里知道,她是指望我肚子争气,给他们家传宗接代,没过几年,如她所愿,我生下了个大胖小子,婆婆欢天喜地,一声令下,要我辞职在家,好生伺候她的宝贝孙子。

我有心反抗,可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不说话的阿勇,只好叹了口气,答应了下来。

这场婚姻我看不到半点爱情的影子,夜深人静,我感慨过所托非人,我明明爱的是高大结实,带我一起闯荡世界的男人,怎么偏偏嫁了一个这样的软脚虾。

丈夫去了外地打工 我有了离婚的念头

不知不觉,儿子3岁了。有一天,阿勇提出,自己要去苏北的工地闯闯,有一个熟人正缺一个司机,开出的待遇很优厚。

婆婆自然不同意,出乎意料的是,阿勇这次很坚持,他说,儿子大了,花钱的地方变多了,自己要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。

阿勇突然的转变,听得我既吃惊又感动。阿勇说,要带我一起去,这几年,我受了不少委屈,他终于想明白了,我要的是怎样一个男人。

我欣喜若狂,赶忙替他收拾行装,不想婆婆把眼一瞪,告知阿勇,他去可以,我必须留下,孙子读幼儿园了,没娘在身边照顾怎么行。

阿勇还是走了,儿子也上了幼儿班。我每天的生活变得更加百无聊赖,接送儿子上下学,成了我每天最重要的任务。

幸好有几个小姐妹,趁着孩子在上学,会带我出去唱唱歌,打打麻将,排解寂寞,可这样的生活,根本不是我要的。

阿勇一年也就过年时才回来半个月,我们的感情早已名存实亡,渐渐地,我身边出现了一些来撩拨我的男人。

两年前,我向阿勇提出过离婚,可他百般哀求,一说到分开,他和他的母亲一样,马上抛出儿子绑住我,他说,离婚了,我们儿子就没妈了,你忍心吗?

这几年,阿勇是赚了一些钱,他怕我无所事事,胡思乱想,听了婆婆的建议,给我在乡下盘下了一个小超市,还给我买了辆小车。婆婆也提出,孩子上了小学,就由她来带,只要不离婚,一切都好说。

脱离原来生活的束缚,我就像出了笼子的小鸟,小超市生意不错,每天盈利足够我买些时髦的衣服和化妆品,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想要出门玩,任性地把店门一关,谁也烦不到我,当真好不惬意。

隐瞒了婚姻 过起了人生第二春

去年6月的一天,一个人意外走进了我的生活。

他叫阿松(化名),是乐清大荆人,在一个厂里当技术工,他总趁着午饭时间,来我小店买包烟,一来二去,我们就认识了。

阿松比我大一岁,带着副眼镜,长相斯文,指尖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,说话幽默风趣,讲的笑话总能逗得我哈哈大笑。我从没遇见过这样的男人,我爱上了他。

一段时间过后,我觉得我已经陷了进去,每天开店,就是为了等他来店里和我说话的那几分钟,一到中午,我会掐着时间收拾打扮,好叫他能多看我一眼,想法设法多留他一点时间,不经意间说一些擦边的话,希望他能注意到我的情谊。

阿松来店里的次数越来越多,停留的时间也越来越久,他向我说起了他的故事,前妻出轨,已经离婚好几年了,自己有一个儿子,由他妈带着。

他也问了我的情况,我鬼使神差地回答他,我离婚了,老女人,没人要了。

“那我们正好凑一凑过日子,在一起吧!”阿松的表白很直接,一点也没有拖泥带水,这种小霸道让我有种头晕目眩的幸福感,这才是我等的男人,很快,我们就同居了。

谎言被戳穿 我该选择谁

他白天上班,空了就来店里陪我,帮我一起打理生意,进货、送货,他的同事问起,他一把拥我入怀,大模大样地介绍我是他老婆。

每次温存后,阿松还会说一些很好听的甜言蜜语;吵架了,他会幼稚的拿烟头烫自己的手臂;出去吃饭,他从来不会问我想吃什么,总是一下子能点中我想吃的菜品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都和阿勇不一样,他才是我想要的男人。

夫家离超市隔山隔水,阿勇又在外工作,我就这样和阿松生活在一起。

甚至有几次,我跟着阿松去了他乐清的老家,他儿子一个劲地叫我妈妈,阿松提出要和我登记结婚,可我无法答应,阿松追问我为什么,我只好推说,经济条件还不行。

这些年,因为失败的婚姻,阿松没存下多少钱,加上他赌博,工资根本不够花,还在外欠下不少钱。自从认识我,他的零花钱、还债的钱,全是我给的。这一年我店里赚的钱,还把自己的车抵押了出去,全部都贴给了他,可我心甘情愿。

可阿松听了后勃然大怒,认为我看不起他,想要另攀高枝,他说我和他的前妻是一路货色,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,这句话无意间说中了我的软肋,我是出轨了,只不过,是对我丈夫的。

我痛哭,一阵负罪感油然而生,我想要分手,心里却又不忍,阿松这次没有哄我,他摔门而去,一下没了消息。

自从和阿松同居后,我和夫家和娘家,基本断了联系。

今年过年后,我突然接到妹妹的电话,她告诉我,阿勇知道了我出轨的事情。他委托妹妹来劝我,说他不介意,只要我回头,我们还是夫妻。

妹妹还说,阿勇已经找过阿松,责骂他勾引自己的老婆,阿松这才知道,我是有妇之夫,他不知道如何面对我,已经辞了工回老家。

我偷偷把小店以很便宜的价格转让了,想离婚去找阿松,可是阿勇坚决不同意,可是我真的对他没有感情了,我知道自己的心回不去了。

如今,我有家也不能回,暂住在一个小姐妹家里,谁能告诉我,下一步我该怎么办?

(编辑整理:德清房产网

德清房产网开设的房产学校栏目,由首辅房地产协办。房产学校栏目的内容,涵盖买房故事、卖房故事、租房故事、营销讲堂、楼盘轶事、故事连载等相关内容,敬请关注。

网站声明:

本栏目编辑的故事,虽然选材于生活,但已纯属虚构,如有类同,切勿对号入座。

本栏目故事编辑过程,如涉及相关方版权内容,请及时联系网站客服,网站将在最快时间内纠正。

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视频中心 | 后台登陆
Copyright © 2015 德清房地产网·浙ICP备09100989号 All Rights Reserved